玉米色斑视频

身为欧阳家的大小姐,她的房间在幕林想象中应该是充满的奢华之风的皇室风格,应该到处是奢华的装饰物、然而当幕林走进房间以后,一股少女风的房间展现眼前。

粉白色的小床靠在墙壁一侧,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偶,而床边则摆着一张不大的书桌。书桌的框架也是象征的少女心的粉色。书桌上摆放着一台电脑,书架上放置的也不是一些什么高大上的名著之类的东西,反倒是摆放着一些漫画以及恋爱轻等书。而在房间的另一侧,一辆古朴的钢琴立在空旷的另一边一扇诺大的落地

窗立于钢琴旁,使人在弹琴之际亦可一眼望向外面的风景。

钢琴上摆着几本琴谱,朴素的格调与另一侧产生强烈的对比。

“我的房间是我自己设计的,所以可能和你想象中差别很大。”欧阳兰见幕林看着自己的房间,便赶忙说道。

听到欧阳兰这么说,幕林变将眼光收了回来。看向了欧阳兰。

今天的欧阳兰穿着一件粉色为底白色镂空的连衣裙,裙子过膝,光着脚站在木地板上。及腰的黑色长发在经过修理后更显魅力。未经修饰的脸庞以及开始发育凹凸有致的身体更显魅力。

看着欧阳兰这幅打扮,幕林不禁多看了两眼。欧阳兰看到幕林这么盯着她看,一下子脸就红了,赶忙说道“我平时在家都是这么穿的,果然很奇怪吗?”

幕林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甩了甩手,说道“不不,很好看,这样子搭配很适合你。”

欧阳兰见幕林这么说,便也缓和了起来,然后请幕林坐在了地板上,自己则坐在了床上。

两人突然都沉默了一会,欧阳兰便率先打破了沉寂,将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严肃的对幕林说道“幕林哥,既然你答应了我爷爷做做我老师,那你应该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对吧。”

幕林看着欧阳兰这么说,便点了点头。

俏丽台妹Misa火辣迷人

“如果你是我,是选择抗拒这种人生,将自己的过错结束在20岁还是在永远的悲伤中苟活下去,去面对无法原谅的自己呢?”欧阳兰说道,声音一改之前的活泼语气,冰冷冷的说道。“我会选择活下去,因为无论如何只有活着的生命才有意义。想着将自己母亲的死亡的责任完归咎于你自己显得如此的幼稚,我相信你的母亲在死前也不会对你有一丝丝的抱怨,而因为她的死亡而令

你不断自责正是她所不想看到的。”幕林轻轻地诉说着。“而且,认为反抗这悲催的人生的结果就是在20岁时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不是抗拒命运得表现,这正是对命运得苟且,这正是对天命的认同。在这个时代,有多少人为了活下去,为了反抗不公的人生不

断抗拒着。而你这种对命运的妥协却美其名约反抗的行为,即对不起想保护你的爷爷,更对不起你自己。”幕林说着说着,语气越来越激动。他不想看到欧阳兰这样子。

随着幕林的话语说完,欧阳兰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背靠着墙壁,将头放在了双腿上,也不回幕林的话。幕林见状,知道欧阳兰对自己说的话有了触动,幕林便赶紧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想就这么结束的对吧,你也不想让疼爱自己的爷爷看着自己的离开,你也不想看着学校的伙伴在未来失去一个朋友对吧

。既然上天撒了一个20岁的谎言,那么我们就将这谎言拆穿,反抗这不公的人生吧。正如你刚刚所唱,在那悲伤的彼岸,也要找回游回来的勇气!”其实当幕林看到欧阳兰的房间装饰的时候,幕林就已经注意到了。欧阳兰自己其实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则是平时显露在外的,包含着少女心的欧阳兰。对一切积极乐观,善良可爱为家人与伙伴所喜

欢。这也是欧阳兰本来的面貌。这从房间中满含少女意境的部分就可以看出来。欧阳兰也渴望着校园的伙伴,温馨的家庭以及活下去的未来。但另一部分的装饰则欧阳兰的另一面。空旷的另一侧只有一架钢琴伫立在木地板上。透过这一幕,幕林能看到那个在月光下独自弹奏着的欧阳兰。没有对生的执念,只有向死的期望。这正是欧阳兰在

害死自己母亲后所扭曲出的一部分。只要这一部分的欧阳兰无法释怀,那么另一面积极地欧阳兰也无法去抗拒迟早降临的死亡。“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都清楚,大家舍不得我,我也不想离开大家就这么结束掉我的人生。但我永远忘不了母亲离世时候的眼神,她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的恐惧与惋惜。是我害死了我的母亲,我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当我知道如果不开启自身体内的起的时候就会在20岁死去时,我内心除了一开始出现的恐惧之后,便是长长的释然,或许这就是背负阴柔寒体的我的最终归宿。”欧阳兰沙哑的说着,既包

含着自己内心挣扎,也表明了自己的觉悟。

“你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吗?”幕林问道。

“无法原谅,无法原谅伤害了母亲的自己”欧阳兰摇着头说道。

“那么如果你的母亲原谅你呢?”幕林再次问道。

“母亲…原谅…我?”欧阳兰脸上晃过一丝期望,却再度摇头了“不可能,母亲死去之时望向我的眼神我永远都忘不了,她是不可能原谅我的。”

“恰恰相反,我觉得你母亲死去时的恐惧与惋惜是对她自己无法保护好你的惋惜以及对于你不能好好地成长的恐惧。”幕林接着说道“我相信她其实一直都是爱你的。”

“爱我…母亲已经不在了,你说什么我也会不信,除非能亲自听到她说,但这已经不可能了。”欧阳兰再度的垂下了头。看到欧阳兰眼中似乎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笑着对欧阳兰说道“那就去天堂,亲自的问问你的母亲吧,我相信她给与你勇气反抗这你的命运的。”